日日日堍堍

观戏有感:《发狂一撕》

屿九:

《发狂一撕》by屿九 


 


*改编自鲁迅先生的《狂人日记》


 


 


一. 


今天晚上,很好的月光。


官方未曾发糖,已是几月有余。今日发了,浑身通泰精神倍振;才知道以前的几月来,全是发昏。然而须十分小心。不然,那大天狗家的粉,何以看我两眼呢?


我怕得有理。


 


二.


今天全没月光,我知道不妙。早上小心刷博,狗粉的眼色便怪:似乎怕我,似乎想害我。还有七八个狗受粉,交头接耳的议论我,张着嘴,对我笑了一笑;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。我晓得,他们又琢磨了新罪名,样样“罪证”都准备妥当了。


我可不怕,仍旧刷我的博。官博底下一伙纯游戏玩家,也在那里议论我;眼色也同狗粉一样,脸色也铁青。我想我同纯游戏玩家有什么仇,他也这样,忍不住评论说,“你告诉我!”他们可就删评拉黑我了。


我想:我同狗粉有什么仇,同路上的狗受粉又有什么仇;只有几月以前,把狐跳家的孩子骚扰了一遍,或许有几遍、许多遍吧,我记不清了;狐跳家的人都很不高兴。狗粉虽然跟狐跳粉没多少交集,一定也听到风声,代抱不平;约定那些狗受粉,同我作冤对。但是纯游戏玩家呢?他们又知晓多少,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,似乎怕我,似乎想害我。这真教我怕,教我纳罕而且伤心。


我明白了。这全是狗受家太太教的!


 


三.


晚上总是睡不着。凡事须得研究,才会明白。


他们——也有被狗塔气到要删游的,也有被画手夹带私货的官图辣过眼睛的,也有被ky、被rs了的,也有被见狗换狐害翻车的;他们那时候的嘴脸,全没有昨天这么怕,也没有这么凶。


最奇怪的是昨天官博底下有个狗粉,骂着官方,嘴里说道,“能不能不要请喜欢夹带私货的画手!这不是找撕吗!”他的矛头似乎指向我。我出了一惊,遮掩不住;那青面獠牙的一伙人,便都哄笑起来。我郁郁地离开,心底愤懑。


今天中午时辰,看见那位画手转了官博,才晓得他被人撕了,委屈得很。那些人!那些见不得人好的恶人!你看那路人“这不是找撕吗”的话,和一伙青面獠牙人的笑,和昨天狗粉的眼色,明明是暗号。我看出他们话中全是毒,笑中全是刀。他们的手里,全是冷冰冰的铁锤,这就是撕人的家伙。


可照我自己想,他们哪来的锤,全是纸糊的——那些满口脏话的人,并不是我家的孩子,那都是狗崽披皮黑;我们曾经说过狐跳不好,可那全是实话,R卡怎么配得上我本命;我们都圈地自萌,从不去打扰别人,这个太太产的粮这么好吃,我忍不住夸她,便邀请她到我们家产粮……


凡事总须研究,才会明白。圈里时常撕人,我也还记得,可是不甚清楚。我仔细回忆,脑海里模模糊糊地出现“有理有据”几个字。


是了,要讲道理,他们不能随便撕我。


 


四.


黑漆漆的,不知是日是夜。大天狗家的粉又闹起来了。


狮子似的雄性,兔子的怯弱,狐狸的狡猾……


 


五.


我还是放不下心来,辗转反侧,害怕他们偷走我怀里这颗糖。我爬起来,黑漆漆的一片里,静静刷微博。


果然,他们抢走了我的糖,还将它掼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。我气极——这可是我盼了好几个月盼来的哩!


撕人。


我现在脑子里满是这两个字,密密麻麻地挤着。哪有什么“有理有据”,圈子么,只要我们家人多就可以撕人,这是底气。谁是好人,谁是恶人,谁来判,如何判?我晓得的,我也是从饭圈摸爬滚打灰溜溜出来的,我吃足了教训。谁的声音大,谁便掌握真理。


我要豁出去了。少了妖狐抱枕的卡,又怎么能拿出来卖呢?官方这可是欺诈!我要喊出来,站在官博底下对着官方的耳朵呐喊:网易阴阳师欺诈消费者!


我喊了几百遍、几千遍,他也不搭理我。狗粉、狗受粉、纯游戏玩家……他们又是那副眼色,交头接耳,嘻嘻笑着,脸色却也铁青——他们害我,他们也怕我。


那我便更要用力地呐喊了,我要喊个几万遍,让这圈子的天变变色,地也跟着震一震。


我诅咒撕人的人,先从他起头;劝人跟着撕人的人,也先从他下手。


这些下贱胚子,藏着一肚子坏水。尤其以狗受粉最坏,狗受家的太太最下贱。


 


六.


我发狂地撕了一夜,天光乍泄,我麻木地、冷漠地继续抓住刚刚一个站出来说“狗崽倒贴瓜还踩瓜”的狗粉。


我冷笑,轻蔑、猖狂、不可一世:“你懂什么,日服全靠我崽撑,你狗都是我崽带火的。”然后我撕碎了他。


忽然又来了一个人,年纪轻轻,顶着大天狗的头像弱声道:“可是先前不带ssr的非酋式神人气投票,妖狐才第四啊,而且好多热门式神都被放进了组合里……”


“那是黑箱!”我打断他,信誓旦旦道,“前三都是妖狐黑恶意刷的票!”


“不、不是的。”他摇头,似乎还有解释。


我不耐烦了,两眼血红:“我不同你讲这些道理,总之你不该说,你说便是你错!


我发着狂将他撕碎。


 


七.


天彻底亮了。我战功累累,脚底下全是狗粉的贱骨,快意非常。


今日天气甚好,远天那轮红日正冉冉升起,红得滴血。他们大家连络,布满了罗网,逼我自戕。可惜编了罪名想给我套上的枷锁,如今孤伶伶地被我扔了出去。


然而这时时都要撕人的地方,我实在待不下去了。


还有,爱蹭热度的官方更教我奇也怪也,失望至极。怎么不删大天狗回回都要删妖狐呢?


……唉,不能想了。


人人都要害我,人人都想撕碎我。需离开才得以解脱,这压迫我再受不住。


于是我站起来,高振双臂,向这个撕人的地方告别。我自由地呐喊:


“从此狗崽是原耽!”


 


我彻底地胜利了。


 


END

修仙党的胜利✌有点担心以我的咸鱼程度,万一活动前肝不出弟弟怎么办

还以为捞不出来了

看来e3概率确实高,可以专心捞小酒鬼了

第二只大天狗~~自抽到第一只狗子后,来了第二只花鸟妖刀狗子,看来下一个ssr该是阎魔了……wy能让我抽到新的ssr么?

日课居然出了莺丸,终于可以不用泡在5-4了

终于掉了虎哥,今天一趟5-4遇了四次城管也值了

一期尼桑算我家最欧的刀了,来了不久就给我带回了三明江雪二号机,虽然他也是最瞎最招城管的

今天运气不错,刀剑出了枪叔,阴阳师出了狗子😍